希臘,眾神離去的國度

作者:孫大梅 | 來源:中詩網 | 2019-10-17 | 閱讀: 次    

  導讀:詩人孫大梅隨筆。

希臘,我們知道這兒是西方文明的發源地。
雪萊說過,我們全都是希臘人。我們的法律、我們的文學、我們的宗教,根源皆在希臘。
在雅典衛城,在帕特農神廟,我為公元前580年修建的宏偉建筑所臣服,在這些殘缺高大的大理石廊柱面前,古希臘的神話殿堂依然矗立,雅典的民主,法制的傳統仍將傳承下去。
在雅典的憲法廣場周圍,在女人街漫步,我對希臘的社會現實有了初步的表象的了解。
雅典的大街上,無論男人,女人,行走坐臥都姿態優雅,著裝也大方得體。
他們的面部表情正如古希臘雕塑一樣,線條俊朗,安穩詳和。
在憲法廣場周圍的麥當勞,肯德基,星巴客等各類快餐店里,依舊是人頭攢動,需要排隊等待就餐。
有人說,希臘的經濟危機是國家接近破產,而老百姓的日子依舊過得休閑滋潤。
在圣托里尼島的黑沙灘,我看見不少游客在此曬日光浴,甚至有少婦裸體日光浴。
希臘人的生活理念與我們確實有很大的差異,他們似乎不是那么刻意攢錢,他們講究超前消費,不管明天的口袋里還剩多少余錢。
在雅典,在圣托里尼島,我也注意到了建筑物幾乎都是許多年以前所建,街上跑的公交車有的掉漆,有的鐵皮陳舊,露出了歷史的滄桑破敗底色。
希臘社會的現實如同一個闊少家境已經敗了,還在追溯祖上的榮光,兀自在夢里回首往事。
而現實的外部環境是嚴峻的,那種南歐拉丁人慵懶隨意地打發日子,混生活的狀態己不適應非速發展的外部世界。
這是一個快速發展變化的世界,對于希臘這個國家來說,眾神己離他們而去。
未未的生活要靠他們自己去打拼。

2019.10.15
  孫大梅,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畢業于魯迅文學院暨北師大文藝學、文學創作研究生班,獲碩士學位。曾任沈陽市文學院專業作家。出版詩集《白天鵝》《失落的回聲》《遠方的蝴蝶》等。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