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黃河裝不下親情友情

——兼評羅廣才的詩

作者:郭棟超 | 來源:中詩網 | 2019-11-03 | 閱讀: 次    

  導讀:詩人郭棟超新作快遞。

 
 
  去年的一天,廣才弟與方文兄在開封參加詩會,兩位都給我發了微信,我答:因公務,只能爽約,如方便,可到許昌一聚。兩位果然是爽快人,下午即至。
  我在一農家小院接待,酒至微醉,方文兄讀了他的《致兒子》,其情其親其期許,言猶在耳。及至又有幾杯水酒下肚,廣才弟奪過我的話筒,一首寫給父親的詩讓三位年過半百的人潸然淚下。
  “黃泉路上,前后總是一種燃燒”,詩語的真摯、心緒的展示、父親留下的真心,在詩象中豐滿起來了。幾句哲理性的詩句,讓在座及讀到此詩的人,調動起了追憶的感覺。這感覺,僅僅是兒女對先父的想望嗎?是,又不純粹是。父親勞苦一生,仙逝后只是幾打紙錢,那自己的身后呢?
  筆鋒輾轉,他突然寫到了女兒。而女兒的出現,是此詩謀篇布局最精妙的部分。父女之間對生死進行了一番探討,并不嚴肅,甚至還有幾分戲嬉。人,生即有死,可對死的態度,是對生也即生活的感悟。
  我想到了蘇東坡彌留之際與幾位好友的對話。維琳方丈說:“現在,要想來生!”蘇東坡說:“西天也許有;空想前往,又有何用?”錢世雄對蘇東坡說:“現在,你最好還是如是想。”蘇東坡最后的話是:“勉強想就錯了。” 
  活著就要豁達,忘了榮辱,忘了世俗。極樂世界有嗎?或者有或者無,誰知呢?實際上,你自己就是你自己的極樂世界。
  穆木天說:詩的世界是潛在意識的世界,詩是要有大的暗示能。詩的世界固在平常的生活中,但也在平常生活的深處。《為父親燒紙》這首詩的后三句,詩語平淡,而折射出的“悟”,卻隨著整首詩的情緒線索,其藝術的纖維,愈發強硬且綿柔。此詩是首悼亡詩,卻在肅穆中又有一種天造大化、不求虛妄的神靈主宰的求告,親情便是一切。
  廣才弟是位編輯,也是性情中人。他張羅詩友的詩歌,以及同輩的生活瑣事,他對他尊重的人的真,感動過很多人。現代人經常感慨面對通訊錄不知向誰話凄涼,而他在詩友客死異域時,組稿發詩、安排悼念活動,真應了那句:世間尚有真情在!
  關于愛情,《詩經》至今,不管是文人騷客的翹手弄姿,亦或鄉野的粗俗民謠,都把詩語的種子毫不憐惜的拋灑。每一粒種子遇土而生,長遍了土地的溝溝坎坎,河水的浪浪波波,茁壯于莊重的青磚石樓亦或露風的柴院瓦屋。
  初聽《一條黃河裝不下我的愛情》,我不以為意。方文兄擊桌曰:詩的題目好,讀讀聽來!熱酒豈止是穿腸,已燃得廣才滿臉紅光。又一杯白酒,仰頭入肚,后退幾步,好似有個舞臺,朗聲便讀。聽而思之,有了幾點收獲,慢慢地,我也涉足在黃河岸邊......
  這日夜奔騰著兩岸萬家春秋的九曲黃河,今天的春秋,屬于兩個俊男靚女。而詩人,卻打破了這蓬勃的激情,這綠草一樣鋪展的暖意,他想為自己所愛的人,也擦一下嘴角。“那您也帶嫂子來啊!”多么調皮,多么曼妙的回答。這不是古人的花前月下,更不是古人的相約黃昏,年輕人赤裸裸的展示,映在河水中,彌漫在了這詩畫著的黃土上,這是蓬勃的火力之語,如水中的太陽,碩大無朋。
  這一打擾,多少有點兒不合時宜,我接過文稿,細品,又恰如其時。在廣才的眼里,姑娘笑的幸福,而一句祝福的話語,濕潤著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蒼茫,這生命之樹,便撥地而起,青枝綠葉了!
  對詩,我是業余的弄家,此詩的藝術特色我就不可多言了。而此詩把戀愛鋪陳在塵世的生命之河旁,其情懷也了得,私密的戀愛,便如黃河般洶涌澎湃了!那飛沙,那背囊,是點綴又不是點綴,它是塵世的物件,因詩者的點化便靈動起來了。靈動的祝福,如晨早的朝露,
  孩子們,你們是幸福的,帶上詩人的祝福,上路吧……
  方文兄是我敬重的人,也是大度的人,亦如蒙古那高高的赤峰塔,磊落且神秘。大前年,當他把我長詩《壯士行》發在《中國作家》上,用了似小說一樣的頁碼,我接到樣刊,手震得微微發燙。那時,我倆還不曾謀面。此次席間,對廣才弟的每一句評語,都精準又中肯,詩者相聚,不會有人落寞,那是必須的。他們是一群率直又易受情緒感染的人,真純是他們的底色,關乎浪漫又不浪漫。
  古人雖聚的次數少,可一聚會便是數日數月甚至結伴長游數年。今人聚多離急,現代交通發達,人人只有詩,而無遠方了。
  那天,夜色闌珊,廣才弟與方文兄仍是要走,上車來不及揮手,司機己絕塵而去。想想,那古道瘦馬呢?那十里長亭呢?哎.....都忙呀!
  可,一條黃河裝不下親情、友情……
  廣才說,《羅廣才詩選》是他的第一本詩集,早早便給我寄來了樣書,又邀我參加中原(鄭州)分享會。可惜公務在身,去不了現場了!在微信上,我已經看到了諸位詩友的品茗,故,僅對這兩首詩談點己思、己悟,遙祝11月10日《羅廣才詩選》中原(鄭州)分享會舉辦成功!
 
 
 附:羅廣才詩二首
 
1.《為父親燒紙》
 
黃泉路上
前后總是一種燃燒
  
小時候
父親在前 我在后
細嫩的小手習慣了
父親生硬的老繭
跟著走就是必然的方向
年少的迷惘像四月的柳
綠了就將春天淡淡的遺忘了
  
劃個圓圈
天就黑了下來
黃黃的紙錢
父親在笑 以火焰的方式
 
父親一生節儉
我燒的紙錢沒有留下一絲殘片
 
這是通往冥間的郵路
這是炎熱帶來的凄涼
這是陰陽相隔的掛念
這是或明或暗的人生
 
女兒打來電話
好奇的問:
燒紙?是做游戲嗎?
 
面對我的講解 孩子呢喃
“那不行,您要是不在了誰給我買娃娃啊”
 
在女兒眼里爸爸是為她買娃娃的
在我眼里女兒是為我燒紙的
  
用最通俗的語言闡述
女兒釋然
嶠嶠說:知道了
等我看不到您的時候
就燒燒紙 和您說說話
  
黃泉路上
總有一種希望
前后燃燒
 
 
2.《一條黃河裝不下我的愛情》 
 
黃河南岸有生活的片場
小伙子為姑娘擦拭嘴角的菜漬
很投入、輕柔
眼里有黃河的波紋
 
“我多想愛人在身邊,
也為她擦一下嘴角”,我說。
姑娘反應迅捷:“那您也帶嫂子來啊!”
 
“怎么帶?一條黃河裝不下我的愛情”
我脫口而出。
 
流水湯湯,長勢蔓延的高貴
更接近幽美
在四季枯榮中澄澈
春風在跑,在舒緩中敘事
眼前的恍惚還是老樣子
像隔世的回眸
 
我請這位姑娘和小伙子
再現一下剛才的場景
姑娘羞澀的雙手捂面
笑得像幸福一樣。 
 
空腹的沙子被縫入大河里
漂白了飛翔的行囊、大地的煙火
一條黃河裝不下我的愛情
  郭棟超:畢業于河南大學中文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河南省詩歌學會理事。已出版詩集《高原 草原 平原》《盛宴》《在這紛擾的塵世該怎樣愛你》《少年帶著雷聲遠行》(合著);榮獲首屆《奔流》文學獎:詩歌獎,中國詩歌萬里行優秀詩人獎,第二屆河洛桂冠詩人獎。詩和詩評散見《中國作家》《詩潮》《詩林》《詩選刊》《奔流. 時代報告》《莽原》《星星》《綠風》《海燕》《詩歌月刊》《歲月》《天津詩人》《詩歌地理》《工人日報》《中國交通報》等各類報刊及中詩網、今日頭條,鳳凰網、環球網、豆瓣網,詩評媒等網絡平臺。獲《奔流》首屆、第二屆詩歌一等獎。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