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四季度中詩論壇編輯優秀作品選

作者:中詩論壇編輯 | 來源:中詩網 | 2019-11-04 20:35:39 | 閱讀: 次    

  導讀:【編者按】中詩論壇的編輯團隊,是一個鐵的團隊。全體編輯不辭勞苦,堅守崗位,樂于奉獻,無私無畏。從下半年開始,經全體編輯一致協商決定,編輯老師的作品取消精華推薦,把推薦的機會讓給普通注冊會員,這一倡議得到了大家的贊成和支持。編輯也是創作者,他們的在為他人做嫁衣的同時,也在勤奮寫作,不斷提高自己的寫作水平。這期編選的,就是部分論壇編輯老師的精品佳作,能集中展示中詩編輯隊伍的創作面貌與整體水平。


 
顧問:周占林
主編:冬簫
執行主編:何中俊  茂華
 

1 那年冬天
<>沙從兵

雪很大,夜很長
父親從屋里總是很晚很晚才出來
勒條草帶子,叼著煙,弓腰背手
朝社房走了

那年冬天,為少超支
他去隊里看倉庫
一天,路凍的嘎啊嘎吱響
穿過亂墳崗,低垂的茅草踩踏著陰森的腳步
一塊瓦渣飛來
砸傷了父親的腳踝骨
他拐著腿瘸回家,蒼白的臉色,已煞是鬼形

從那時起,我牽扯瘸子的衣襟
陪著他朝社房走
深一腳,淺一下,我重復著雪窩
身后寫了一串無聲的祈禱


2 夏至淺吟
<>炫東

蝴蝶馱著夏天翩翩歸來,又翩翩歸去
把夏天扔給我,可我沒在意
那時我正專心從一只蜻蜓那里——
飛翔的十字架上,感悟神的意志

一轉身,夏天已經中年
而我還在春天里沒有拔身
塞滿體內,如墻一樣密不透風的
依然是芳草吐綠時稚嫩的純真


3 書畫學習暢想
<>她山玉

一滴墨染一池青花
一方紙醉一樹枝椏
一支筆方寸間憶起遠去的芳華
一幅畫咫尺中存起窗外的春夏

我已翻閱世間的荒涼與繁華
我已丈量半生的悲喜和天涯
如今
只細品梅蘭竹菊
只細閱月色荷塘
還有斜風中的小草
還有細雨中的殘荷
還有驕陽下的野花

也觀牧場駿馬的馳騁奔騰
也賞畫卷奔馬的肆意縱橫
如同
不輕嘆老之將至
只深記月兒將升
還有漁舟唱晚的悠揚
還有潮汐拍岸的和聲
還有黃昏一如往昔的春風

我已走在漸老的路上
依然遙寄新的征程


4 版圖
<>樂山船公

她是蒙古正黃旗的,那些年鼓勵生娃
她生出了“英雄母親”光榮稱號
要標記孩子,她把地名都換成了孩子的乳名
比如南邊的,都是女孩

九十歲生日那年,她的孩子們
烏魯木齊、沙頭、日月潭、白楊站、陰山
青棒子、饅頭坡、菜灘,尖沙咀、釣魚島都回來了
烏蘭巴托那孩子在南海
1974年停戰后,至今渺無音訊


5 今夏
<>顧念

有時候會低頭,專注的看一尾魚
風掠過水面
從西南到東北,一直不能安定
白月光,白月光
對著月亮嘆息的人
不知道
今夏有一千枚月亮,有影子與燈火
穿越被淹沒的沙灘。越來越近的秋天
黑夜柔和的像思念
這個夜晚,路朝向家的方向
我們越走越近


6 生活
<>劉洪泉

這個世界上
我們是孤獨的
所以男人找到心愛的女人
女人找到喜愛的男人
我們要有一個孩子
時刻保持一顆童心
我們要一直為這個孩子負責
學會付出愛
然后慢慢變老
我們需要體驗一個完整的
人生過程
還要做些什么吧
那就為社會創造財富
為自己積累財富
我們需要一個寬敞點的房子
營造出溫馨的氛圍
需要一輛車
打開一個更為開闊的空間
是的,不再需要什么了
這個眼花繚亂的世界上
簡單一些也許更好
有時間就看一看落日
有時間就望一望星空
風吹過來的時候
我們鼓蕩的心里落滿了清新
這樣就很好

太陽,太陽
我知道太陽的孤獨
天空只屬于它自己
我知道太陽的幸福
它給萬物無限光芒
我愿意被照耀
狹隘,寒冷,潮濕,陰暗
紛紛敗退
只有溫暖在體內行走
我是太陽的孩子
以體內集聚的能量
愛這廣闊的世間
每一次四季輪回
都是山河的一次完美蛻變
每一次晝夜消逝
都是一個舊我的推進更新
我愛太陽
億萬年的太陽
歷史很長,人生很短
我只借你百年的光芒
暖這緩緩流逝的歲月


7  遺址
<>茂華

整個秋天在進行一場革命
古窯也是如此

一只長綠毛的手,在抽走線條前
填充了大塊的色彩
發燙的窯灰遮蓋了母系氏族
我看見許多人形火焰在狼奔豕突
用原始發音傳遞饑渴、欲望和恐懼

宇宙絕育了六千年,不能分娩風月
也生不出明天的太陽
他們用頭斷后,用尾先行
一切的生,需在死里尋找答案

正如我在時間的枝頭搖晃
等待風將我吹落,入土為甬


8 在心里養一匹馬
<>王子全

把自己,打開成一片原野
養一匹馬
養一匹五歲的白馬
我的馬,它在青青的坡前
舔舐養育
在流淌的溪邊,啜飲
千年溫潤的陽光
它自由地行走在松林之中
任風動的松針
梳理純白漂亮的鬃毛

清晨,有白霧從林子升起
寂靜太美,我的馬
抬起頭顱,嘹望天邊,用目光
把遼闊運回
這時,鬃毛是一團燃燒的火焰
它疼痛,它嘶鳴,它揚踢
而后,是我打馬的日子
它奔跑
跑出的血,是詩
每一滴,都灑向厚厚的大地
 
 
9 秋天是件蠟染的衣裳
<>何中俊

一層層汗漬曬干
繪成一個人誠實的勞作圖

每一種植物都吸飽了太陽
開出金黃的花來

懷了一個春天
又一個夏天心事的

柿子們桔子們和稻粱們
像出嫁的秋蘭,暈紅了臉

誕下一個幼兒的媳婦
站在原野上,像一株
抖落三千塵埃的千頭菊

在這幅深秋圖上
我淺薄的一生,水落石出
像一塊,大地的眉骨

2019年9月7日


10 冰激淋
<>黎落

站立之水,封存了內心風暴
另啟一種身份,和人類密談

裝在套子里,是一部分水的命運
被羈押,收性,整飭出新的粘度和糖份
另一部分,隨落日
重回山川的腹地

“我們不束手就擒,除非冰雪能裹住所謂的苦難”——-

在貪婪的味蕾面前,
失去重量的雨,從一開始
就落入圈套


11 我試圖再次喚醒并問候世界
<>王美林

夢中你黑色長發飄逸
那雙明亮眼睛閃爍著光芒
你行走冬日白雪之間
不你在飛翔 飛翔
好一個童話城堡純潔世界
雪花仙子漫天肆意飛舞
驕傲精靈揮舞長長的水袖
一圈  一圈   無數圈


12 江湖
<>陳敬良

那是二十九年前的事了
在海上顛簸三天兩夜。第一次超越江湖
第一次嘗到成功的滋味:鄉音,順利搬遷

學會了,將陌生的眼神煮成熟臉的技藝
也適應了,鮮花瞬間變成炸彈的不可思議

玻璃用透明,藏起它的厚度
鐵軌用硬度,藏起它的腳步

我一直,在每一個雨夜
無法藏住,從故土打包來的月光

她,照著江湖


13 家
<>王海云

春天。父親挖坑
我舀糞,弟弟點種,母親埋土
妹妹在地邊追蝴蝶,撥野蒜

秋天。父親割桿
我和母親,弟弟,妹妹剝玉米
黃燦燦的玉米穗子,天堂一樣,一座座
堆在秋風里

現在。妹妹含恨離開了人世
父親玉米一樣埋回了土里
弟弟遠在內蒙,我在離家不遠的鄰城
母親像一個被我們拋棄的孩子
養著一群雞,白天,從雞窩里一顆一顆摸雞蛋
晚上,捧著相框,摸摸父親,摸摸妹妹
摸摸眼淚……

2019年7月10日


14 與一塊石頭,“晚安”
<>小雪人

一塊石頭從山中剝離,獨自滾落下來。
在桌前,還只是一塊石頭

我要用山中兔亳,給它畫出飛揚的眉毛
我要用一根弦,拔開它兩側的耳朵

我還要用刻印章的刀,給它雕出流星的眼睛
我要一筆一劃地推敲,留下空間
以供微笑

清晨給以鳥鳴的問候,夜晚道一聲“晚安”。
某一天,它的唇齒間
會綻開兩片嬌艷的花瓣嗎?

2019年10月14日


15 凝視
<>夫唯

所有經過的事物,落入深井
融匯,反應
生成繁復的萬花筒

我看見起點至終點的偏頗
旋轉視線
打量你尋覓捷徑的模樣
骨骼比迷茫堅硬
你終結行程

我描繪參照的途徑
一萬條路演繹
遇見里隱藏珍貴
流水絕塵
地球在太空轉著圈圈
這無關虛無
我的每一步
都試圖偏離預設


16  下午三點
<>飄落的樹

河流靜止的時候
和一棵無花果樹能談些什么
緘默之人,早已
習慣把花開在心里
已經是秋天了,許多事莫名遺忘
雪還沒來,許多事也無法深究
只是滿樹的葉漸漸生起枯色
被昨夜一場雨水帶走不少
我輕輕用目光把它們撿起來
又一針一針替它縫補上去
下午三點,似乎一切都已停止生長
包括躲在暗處的夜,陽光像傾斜的樓梯
此刻,一棵無花果樹,和我
正以風的絮語,談及
遠處樓頂上的云
排練著舞步 

 
17 滄桑狼毫
<>鴻文
   
翻開草棚里的詩集 
指印深陷其中  
章草筆意是人生寫真  
任歲月纂改故事橋段  
筆墨凝聚于一方端硯  
咀嚼草根一樣日子  
練達著滄桑狼毫  
用文字夾成籬笆  
圍起一朵昨日的黃  
明日的花


18 碼釘
<>郭奕標

拉絲  冷鐓  拋光后
一把鐵錘
已懸在半空

和廢沙廢土一起
被倒進樓旁土坑時
它們的腰
沒有一個是直的

一場秋雨
幾次車碾后
故鄉似乎
又近了一步


19 傷疤
<>黃錫鋒

傷疤在成為傷疤以前
沒誰會說它,是傷疤
是的,傷疤在成為傷疤以前
它一直保持完好無損
或者說,它把傷疤躲藏得好好的
沒誰會說它,是傷疤的誕生地
既然是傷疤,總要留點蛛絲馬跡
總要做得光明正大
它不是暗傷啊,總把痛躲藏起來
總要放點血,讓人長長記性
別好了傷疤忘了痛
可我的老父親總是擼起舊袖子
總是指著他、手上的傷疤說
這就是生活


20  如是我聞
<>錢智偉

沒見到膝下的黃金
我雙手握著香,舉高
香火再把晨鐘
舉高,晨鐘
俯身將我輕輕
拽起,托上天空
飄飄蕩蕩,和梵音
一同浮游

暮鼓響起,木魚穿云而出
我回落塵埃


21 火柴
<>釋圣靜

窄窄薄薄小房
沒有生機
亳無氣息
冷冷的太陽
背對陽光
困惑
煩惱無明
五濁惡土
輪回
短小精悍靈魂
綻放大慈大悲
燃燒智慧
點亮菩提燈海
繁星點點
佛光普照大千
生命盡情燃燒吧
血肉化為
凈瓶甘露
觀自在菩薩
愿入佛智海
生命無限
放大
放光
放大光明
普照十方法界
無剎不顯身
皆極樂金蓮

2019.4.12夜于山西省太原市崇善寺僧舍。


22 狹路
<>鄒中海

文明的城市也有野蠻的觸角
兩只從湖北河南相對奔跑的螞蟻
爆發了虎狼之威
并沒相撞的街道
在五米的空氣中戛然而止

公雞似的喉脖,撐不開長長的車龍
這片區域,久違了的人流車流

夜幕,在心間彌漫
生病的小孩,從下午挺到黃昏
頹廢、無奈地
看著愛斗的父親

治安、公安、交警
扳不回牛角
高過海嘯的濤聲
爆發出,一場顏色革命

聽見了凄厲的蟬鳴
即將遠去的秋


23 機器人
<>吳殿平

不用受孕
不用十月懷胎
不用喂養泥土和炊煙
可以有三頭六臂,可以千人
一面,可以不覺痛癢
就挖空了心思
也可以讓眼睛坐落
在屁股上

表情是被移植的
動作和語言繁殖得更快
骨骼和神經是最發達的虛詞
只是心沒有長在肉上
就怕有一天突然間
會數典忘祖

 
24 誤傷
<>徐一川

對鏡
一頭青絲忽現白發
扯掉
再看,頭頂又戳出一根
一不留神,揪下一根
無辜者

就像是那些曾經被我
誤傷的人。自打他們遠去后
我就再也沒有
為他平反的機會


25 沱江,秋暮的一筆
<>風雨蕭蕭

江心舀一勺水,漾開
畫中畫的世界
畫畫少年,請借我一支筆
畫板及顏料碟

文字沉溺,無以涂鴉
即將降臨的秋夜
沿途榭臺錯落,瀲滟極處
游船也歇一歇

所有的期許,合攏
交付給朦朧暮色
邂逅中的一筆,假我如魚
躍入你的畫帖

——凰鳳古城游記


26 洛陽二里頭夏都遺址
<>且行且品且悟

洛陽鏟放下殷墟,便在黑匣子里
打轉。龍的編年史斷句于夏代

一只手,從卡通神話里伸出來
抓起一個陶罐,砸向偷喝忘情水的摸金校尉
‘’伙計,該干活了!‘’

那只風箏,是未降生的龍的傳人
我亮出‘’綠松石龍‘’
他就漂洋過海,來這里膜拜

2019.7.26


27 經過
<>彭云霞

夢見童年的自己
撿到你遺忘的風箏,一副蔚藍的翅膀
被輕薄的羽毛所傷,天空的衣服破了

掛在時間的樹技上,一聲布谷的謊言
野火一樣騰起。道路是小花蛇的委屈
你哭成清明的梨花,把骨頭的白喊出來

不要黑暗的轉折。小腳丫逆著千萬條轍痕
向著昆侖的尖頂。現在的我
不再是自己,不是融雪的種子

沒有土地,我是流浪的白鴿
經過荒原,把月亮還給槍口的十字
不再歌唱,橄欖樹有它自己的聲音


28 夜游白馬山,感懷
<>馮歌

白馬山是天地生的真山
突出在高處的三塊石頭
是白馬山的頭骨,堅強地
保持住原始的狀態和尊嚴

房地產、學校、馬路圍山而坐
啃掉山的肌肉和骨頭,擠扁山的脊骨
只剩一撮頭頂象征一處地名
白馬山被圈起來,像圈養的
一只小寵物,遭遇圍觀

很多人,(包括住白馬山供養起來的人)
到白馬山頂,看城市一天的面孔
他們不談論腳下的這座山體
僅高談闊論自己新的生活

我爬到了山頂時
和曾經輝煌的自己迎面
打了一聲招呼,腳踩在白馬山的
身上,像踩著自己的脊背
生疼,是繞不開的凡塵往事

此時,山上的秋,正旺盛
在夜里,格桑花開著
像子彈透穿肉體留下的
一朵一朵黑洞
這一夜,我不想留宿在里面


29 長平之戰
<>秦志良

<一>

走進山西的骷髏廟
那些風在顫抖著
每一步都能聽見泥土骨裂的聲音
磁場旋轉,戴上時光倒流的眼鏡
慢慢浮現出戰馬、盔甲、刀
漸漸聽見了哭泣
來,插上時光語言轉換器
我需要在四十多萬人中辨認出一個名字叫趙括的人
黑壓壓的,我大喊著
停戰,必須停戰

〈二〉

陽光的那只手按下了一鍵還原
我所有的努力變成竹籃打水一場空
也許我應該坐到菩薩樹下接受風言風語
也許我必須想辦法建立一個平行世界
這樣就能把長平戰爭還原成吃一塹長一智

趙括個子很高,肥頭大耳
他也是個詩人,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長平之戰短得就像一根頭發
系著趙秦兩國的生死存亡和一統天下

他飽讀兵書舌戰群儒滔滔不絕
他堅信必須主動出擊迎難而上一勞永逸
一舉成名
他美好的想法如肥皂泡沫在戰爭中灰飛煙滅
他閃光,但帶著深黑色
他背對太陽,掩面而泣

廉頗死了
他死的時候
夕陽西下
他騎上戰馬
身中數箭,一路狂奔后
倒在血泊之中



多年后
拔開歷史的迷霧
趙王被反間計一箭命中
趙括死了,廉頗死了
但長平之戰的猜疑仍在繼續

趙兄,你來不及后悔
你也不應該后悔
這又是夜黑風高,冷冷清清
你找到了誰

趙兄,你現在的江山
只有一臺手機
來,插上時光轉換器
長長地
留下一聲嘆息


30 瀑布
<>冉瑞峽

哼著小曲踱溜
沒精打采
涓涓或潺潺
肥瘦無所謂
“醉妞兒…”
草樹誰在恥笑。

一不留神臨近斷崖
“管他呢”
勇氣 
英姿
綻放

彩虹忙來掛獎
雄鷹撲翅
驚嘆?


31 那一片樓群
<>身后眼前

在我家樓房的一面,正對著一茬樓群
有切成蛋糕了的,可食
有種成了蘑菇樣的,可食,還可遮陽避雨
高過周邊的一棟樓,一般都有一兩支箭鏃
直刺天空的肋骨

蜂巢的眼睛,廢柴一堆
積木,多米諾骨牌一樣地擁擠,與排列
還可以想象一下竹林。凡樓房里的單元
都有一支或者幾支卸去枝椏的竹筒,并被打通了關節
人們都在竹筒里直上直下,天天如此

這茬樓房中,還有一片海
它不儲存藍天,卻擅長圍獵
把周邊的樓房齊刷刷地按倒,倒裝
直掛天空。面對這樣一茬樓群
我且把頭埋進了“廢柴老爸”懷中

2019.10.18。


32 荷花節
<>潘大冬

風挑起了碧波
綠浪。摔破了葉上的珍珠
一張張葉片
爭相做著一塊塊翡翠胚子
不乏放棄亭亭玉立的矜持
歪過頭來,欲為游人
撐起
一把把大傘
田埂上的旗袍秀
誘出了荷花開發
漾起了水稻揚花的聲音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