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翱翔于藍天下的鷹——評李少君先生的組詩《雪的懷念》

作者:布日古德 | 來源:中詩網 | 2019-10-04 | 閱讀: 次    

  導讀:詩歸自然,詩貴自然。這兩點少君先生在詩中表現得淋漓盡致。一是詩人的主題、主體創作觀自始至終在大自然中提煉意象,以大自然為軸心發現問題。

        夜半,我一氣讀了兩遍少君先生的組詩《雪的懷念》。立即被這組詩的十四個章節感染了。從頭至尾,哪一首獨立成章的詩,無不是詩人在歌頌大自然之美,歌頌我們的父親和母親之勤勞?詩是繆斯,需像大自然那樣崇尚,像懷念父親、母親那樣永遠思念,把每一縷鄉愁,把對祖國山河的敬仰,傾注在自己的筆端。
        詩歸自然,詩貴自然。這兩點少君先生在詩中表現得淋漓盡致。一是詩人的主題、主體創作觀自始至終在大自然中提煉意象,以大自然為軸心發現問題。比如《熱帶雨林》。詩人明確指出“沒有雨,如何能稱之為熱帶雨林呢?”既然有了雨,就該有雨和林的特色。于是詩人的筆下“雨幕一拉,就有了熱帶雨林的氣息/細枝綠葉也舒展開來,顯得濃郁茂盛/雨水不停地滴下,一條小徑通向密林/再加上氤氳的氣象,朦朧且深不可測//”。這里詩人寥寥幾筆,通過“氤氳、不停地滴下、朦朧且深不可測”幾個詞語瞬間刻畫出熱帶雨林的特色。最后,詩的結尾立刻平中見奇:“雨點,是最深刻的一種寂靜的懷鄉方式”。詩人把大自然和鄉愁緊密、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個親密的整體,達到了“茫茫天宇,八萬里云馳飆作,逐日以迎霞光”的大情志、大抒懷。
        人從自然中來,又回歸大自然。大自然是一個永恒的主題、素材庫。詩人的自然、輕盈、靈性的筆法,長時期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和創作定位。因此,詩人的詩歌我們常常可以讀到通透的那一面。如《夜宿喇叭溝》。“露水打濕過的星空更加晶瑩剔透/鑲在高高白樺林后面的小山頭上空/山下,由清泉匯成的小溪蜿蜒流淌在花草中/每當晨曦初現,梅花鹿會穿越叢林來此低頭飲水/因為這里的溪水比別處香甜/馬蹄響起時,孤獨由遠而近,自幽邃的寂靜里急馳而出///”詩人的第一組意象“星空、白樺林、小山頭、清泉、晨曦、梅花鹿”簡直就是一氣呵成的一幅山水大寫意!完成這一組意向,詩人在下半首里首先畫龍點睛了一個“甜”字,這個甜,神來之筆,直扣我們今天大自然的主題。梅花鹿在霞光初綻的晨曦悠閑地聚集一起在溪邊晨飲,這是靜!馬蹄響起時,是動!一靜一動,神靈的詩神就在于此,“五行之秀氣”拿捏得惟妙惟肖。
      《西部的舊公路》:“從高速疾馳而來的東部人/難以適應這里的荒蕪和慢節奏//夕陽西下,人煙稀疏/公路前頭慢吞吞行走的牛群/它們從不理睬你的喇叭和喊叫/任你費盡力氣吆喝驅趕也不讓路//這些牲畜們就是要用這種態度告訴你:/它們才是這里真正的主人!///”
        如果不注意,讀者會以為《西部的舊公路》即是“即興而已”!其實,詩人僅僅通過這八行言簡意賅的文字,意在指出自然有自然之道,一切都回歸自然。什么“喇叭、喊叫”都是大自然一直屏蔽、拒絕的東西。因此,要恢復“路”的前生今世。這就像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盡管老子的道,與詩人筆下的道不屬于同類,但是,道和道是相通的,也具有靈性規矩。自然法則,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之道常常就在生活的腳下。
       《雪的懷念》這組詩里的《春祭》和《父親的身影未出現》是詩人的回鄉偶感。《春祭》起筆就切入主題,特別親切。“回到山坳里,回到祖居老家/就知道祖先還在,祖先與青山共在//站在樹下,清風就會吹來/祖先就在你耳邊低語/走到田野間,細小的蟲鳴聲中/祖先就沉默下來,鄉村異常安靜//桃樹李樹楊樹桂花樹/整整齊齊圍護祖居/代替你們陪伴祖先、照料院子/麻雀燕子青蛙仍舊居住四周//子孫們舉牌捧碑敲鑼打鼓排列而上/放鞭炮,燒紙錢,齊頭跪拜/紙扎的高樓大廈頃刻灰飛煙滅/祖先在遠處注視這一切//儀式熱熱鬧鬧,鄉間紅白皆喜事/但青山不動,祖先不語//人間春如舊,柳色年年新/子孫一茬一茬出生成長/祖先在山崗上,守護著此地///
        回鄉祭祖,就是尋根。根在鄉愁里就是“先祖”。祭祖本來就是一件莊重肅穆的事。由于是“春祭”,所以詩人通過一棵樹作統領開篇。然后用一個動詞“回”做向導,把紀念先祖的事,都放到春天的畫框里。最后一個扇子面式的場景瞬間收到“青山不動,祖先不語//人間春如舊,柳色年年新/子孫一茬一茬出生成長/祖先在山崗上,守護著此地”這個至高無上的結尾上。“子孫一茬一茬出生成長/祖先在山崗上,守護著此地”祖先在山崗上守著,就是你盼著的根和老家,就是你在他鄉的鄉愁。
        這和《父親的身影未出現》有異曲同工之妙。
        直視大自然,傾注大自然,發現大自然,熱愛大自然是詩人少君先生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一大特點。他的詩注重唯美,描寫與刻畫質樸、清新、甜脆,口感好沒有嬌柔做作之感。是眾多讀者多年來一直喜歡的內核。他的詩絕不是“含哺而無釡甑,結繩不見文字”的那種“以成草木之長”、“以成鳥獸之長”的恣意妄為的無為之作。
        “其文之明,由其德之立;其德之立,宏深而正大,則其見于言,自然光明而俊偉,此上焉者之事也。”宋代的大哲學家朱熹在詩學上一直推崇的這個觀點,恰恰適用于詩人少君先生。因為少君先生的詩,無論是單元詩,組詩、還是詩集《海天集》等等都把崇尚大自然為第一要務。他一直在大自然中汲取營養,膜拜靈性。
       《雪的懷念》就是典型的代表作之一。“雪,已成為都市人群的鄉愁/雪,儼然已被這個時代放逐/人們已習慣堵車和流行病/雪隱匿不見,污染惡化加劇//雪,曾是純潔空氣的象征/雪,是四季正常輪回的前提/超市里商品琳琳滿目,應有盡有/但人們制造不出雪,也買不到雪//雪國,對于我來說就是故國/燈籠、爐火和鞭炮構成的故鄉/我豎起衣領,踩著咯吱作響的雪泥/一直走到冰凌閃爍的你家的窗下//小提琴響起,天空飄來一點碎雪/再接著,濺起一大堆雪/再接著,是一場鵝毛大雪/最后,漫天飛雪,以及我渾身顫栗的激動!///”
        雪是純潔的象征,是冬天地標式的天賜杰作。雪景也是大自然中人們最可崇尚的景觀之一。雪一直和人類密不可分。無論是南方和北方,無論是長白山、大小興安嶺、祁連山還是喜馬拉雅、珠穆朗瑪峰,雪是神靈和詩與鷹一樣永遠張開翅膀,瀟瀟灑灑、徜徉在詩人的意象里,永世不朽。
        詩人說雪是鄉愁,特指城市。無疑在告訴人們城市的污染越來越嚴重。城市里的雪已經人為的患上了癌癥,離死亡越來越近,只能在遙遠的記憶里懷念“她”的圣潔。“雪國,對于我來說就是故國/燈籠、爐火和鞭炮構成的故鄉”因此詩人把自己還原到“我豎起衣領,踩著咯吱作響的雪泥/一直走到冰凌閃爍的你家的窗下//聽“小提琴響起”,看“天空飄來一點碎雪/再接著,濺起一大堆雪/再接著,是一場鵝毛大雪/最后,漫天飛雪,以及我渾身顫栗的激動!”
        但是,這些雪國里的這些美好的記憶,甚至金山銀山,都是在記憶中的筆下完成的。盡管是一首好詩,遺憾的是“雪已經成為都市人群的鄉愁”啊!
即便是詩人的《秋憶》《自述》,詩人也一直把握天道。自己設身處地的把自己幻化成為一只蒼鷹翱翔于藍天之下,白云之上。他的詩短而不乏哲理,長而不忘有根。總在大自然這根線上,放著手中鄉愁的這只風箏。
        做一只雄鷹,是一只雄鷹,藍天、大海都是你的。我相信在大自然中,詩人會貼近神靈,崇尚繆斯,放飛自己!
(2019年10月4日星期五于錫林郭勒)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2004-2019中詩集團
主管:中國詩歌萬里行組委會  主辦:盛世中詩  備案編號: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常年法律顧問:海峽律師事務所 鄒登峰律師
篮球比分直播